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华为和他的“备胎”大军们

大文集/2020-06-01/ 分类:百科知识/阅读:
有人说,2019年是过去十年中最坏的一年,却也是未来十年中最好的一年。在波谲云诡的外部环境裹挟下,这样的说法对华为同样适用。 疫情带来的阴霾还未消散,美国又宣布将“实体清单”限制进一步升级。 在过去被美国列入“实体清单”的一年里,华为在外经历 ...

  有人说,2019年是过去十年中最坏的一年,却也是未来十年中最好的一年。在波谲云诡的外部环境裹挟下,这样的说法对华为同样适用。

  疫情带来的阴霾还未消散,美国又宣布将“实体清单”限制进一步升级。

  在过去被美国列入“实体清单”的一年里,华为在外经历了部分西方国家的5G封锁、熬过了合作伙伴的犹豫不决,在内也进行了一系列密集的调整,包括海思“备胎计划”一夜转正、加大信息的公开透明、成立哈勃投资公司等。

  而这之中,成立哈勃投资公司的动作看似低调,但却为华为筑起了抗住未来风险的新防线。

  从华为的营收和架构说起

  在具体分析哈勃投资布局之前,我们不妨先来看看华为的组织架构。在华为官网,有这样一张清晰的架构图:

  整体来看,除了职能部门,华为业务主要分为ICT业务和消费者业务,其中,ICT业务涵盖了运营商BG、企业BG和Cloud & AI BG,分别对应运营商客户、政企客户和云与计算产业,这几大业务也支撑起了华为的庞大营收。

  以2019年为例,华为全年销售收入为人民币8588亿元,同比增长19.1%。在这一年,消费者业务占总营收比例首次超50%,而2018年以前,运营商业务才是华为收入占比最高的业务。

  不过有分析认为,华为的消费者业务和运营商业务的营收占比将在2020年重回轨道,主要原因则是通信行业周期变化和手机行业下行。

  一方面,随着5G部署速度加快,华为的运营商业务收入将随之提高。比如今年开年,中国三大运营商就抛出了总价高达700亿人民币招标项目,其中华为中标份额均过半。在海外市场,越来越多的国家也开始对华为解禁,华为正在或即将收获更多的5G合同,在2020年营收中会有体现。

  另一方面,IDC报告显示智能手机行业出货量在持续下降,虽然华为有逆势增长之势,但销量再想实现大规模增长几无可能,所以华为消费者业务也在开辟笔记本电脑、智慧屏等多品类开辟新增长点,目前手机业务仍然是华为消费者业务基本盘。

  这一涨一落之间,似乎可以预判至少2020年,将是华为在5G网络建设上的收获季节。

  为何被华为选中

  需要指出的是,当前占据华为营收近90%份额的业务开展都离不开芯片,而国内芯片行业的通病华为也没能逃过——对美企依赖程度高。

  有人可能会生疑:华为很多业务不是已经全面采用海思芯片了?

  事实虽如此,但从芯片运作模式来看,华为属于Fabless(无晶圆制造设计)类别,该类芯片企业只负责芯片的电路设计与销售,其他的生产、测试、封装等环节都是外包的。

  也就是说,华为海思处于芯片供应链中游,对产业上下游需求较大。尤其在EDA软件、芯片制程等方面,华为自身并不具备自产自销能力。

  在当前的中美大国关系背景下,我们可以得出华为未来的重点和掘金市场,再来看哈勃的投资标的,这因果关系就显而易见了。

  公开资料显示,华为旗下哈勃科技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4月,由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100%控股,其经营范围只有一项:创业投资业务。

  该公司的成立也在投资圈引起了不小的关注,并被看做是华为深入投资,重构供应链的重要信号。

  多位行业人士谈到,过去华为是全球供应链,在国内半导体企业采购并不多。

  华为长期的策略是,避免单一来源供应商的风险,对关键部件优选有多产地制造的供应资源,同时对关键部件,力求有备份解决方案,减少由于单一供应商的供应中断或者产品质量问题对产品供应和交付造成的影响。

  关于这一点,我们可以在华为发布的《2019年度第二期中期票据募集说明书》中找到答案,据募集说明书披露,华为2018年采购金额760亿美元,覆盖2300多个采购品类、13000家供应商,拥有超过2700名采购员工,采购业务分布在140多个国家。

  数据显示,2018年前五大供应商合计采购金额占比约24.52%,2019年1-6月,前五大供应商合计采购金额占比进一步下降,约为22.99%,采购商品主要为电子器件、计算机系统和部件、多媒体设备和附件等。

  所以,即使是这样的千防万防,华为在供应链中依旧没有美国的大幅依赖。

  在华为2020年分析师大会上,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表示,“进入实体清单对华为的业务还是有很大的影响的。华为去年其实并没有实现我们的业务计划,大概差了120亿美金。去年四个季度的增长也在不断地下滑。”

  但在遭遇“实体清单”之后,华为对供应链的态度有了明显的改变。为了不使自己的地位变得更加被动,这一年多以来,哈勃投资在国内动作激进,频频出手,这样的节奏足以见得华为在芯片供应链布局的焦急和迫切。

  目前,哈勃所投资的企业已经覆盖了第三代半导体、晶圆级光芯片、电源管理芯片、时钟芯片、射频滤波器等多个领域。

  以下为虎嗅梳理的哈勃投资的投资标的:

  另外,华为官网还曾披露了美国的主要供应链厂商。

   

  对比来看,哈勃投资的大部分企业都是与芯片相关、具有独角兽潜力的国内企业,且多个企业与华为供应链厂商有直接的竞争关系。

  举个例子,山东天岳主要以第三代半导体碳化硅材料为主,其核心产品—碳化硅材料,是制造高温、高频、大功率半导体器件的理想衬底材料,综合性能较硅材料可提升上千倍,推动着5G基站、新能源汽车、光电器件等市场的快速增长。

  2019年,其对标公司美国Cree宣布投资10亿美元打造碳化硅超级制造工厂,将碳化硅晶圆制造能力提高30倍,以满足2024年的预期市场增长。

  据悉,碳化硅材料技术难度极高,同时具备了导电型和高纯半绝缘两种工艺,尺寸覆盖2-6英寸的厂商全球范围只有四家,而山东天岳是其中一家。

  此外,杰华特在业界被称为“小矽力杰”,其团队核心人员来自美国德州仪器和美国芯源公司等,杰华特产品广泛应用在手机、笔记本电脑等移动端电子设备上,直接与德州仪器竞争,如今杰华特已经替代了部分德州仪器的产品,成为了华为相关产品的供应商。

  再比如,好达电子生产的声表面滤波器件产品,主要应用在手机和基站领域,正好涉及华为的两大主营业务。

  有报道称,要实现5G+4G全球通,可能需要支持90多个频段,而一个频段通常需要两个滤波器,这也意味着未来一部5G手机可能需要上百个滤波器,当前一款4G手机需要用到的滤波器数量大约为30多个。

  据了解,好达电子的竞争对手Skyworks是华为射频的主要提供商,其第二大营收来源是中国大陆,2018财年占比25.4%,2019财年上半年为22.1%。

TAG:
阅读:
扩展阅读: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热门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广告 330*360
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TECH科技网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新闻自媒体联系QQ:327004128 邮箱:327004128@qq.com Copyright © 2015-2019 TECH科技网 版权所有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